图片 1

在2017年意大利航空、德国柏林航空、英国君主航空破产后,就有业内人士指出,欧洲航空业还将经历更多的整合,但与美国航企的合并重组不同,欧洲一些航企将真正停止运营。纵观全年,欧洲航企今年倒闭的速度似乎比秋风扫落叶还快。仅今年9月底,就有4家欧洲航企停止运营。为什么这些欧洲航企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瞬间倒下?

业务过时

Altair咨询公司常务董事帕特里克·埃德蒙说:“这些倒闭的航空公司既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点。”他将今年倒闭的欧洲航企分为三类:远程低成本航空公司,包括冰岛WOW航空和法国蓝鹰航空、XL航空;休闲航空公司,包括德国Germania航空和英国托马斯·库克航空;支线航空公司,包括斯洛文尼亚亚德里亚航空和英国FlyBMI。

埃德蒙认为,第一类航企倒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来自挪威航空的激烈竞争。“挪威航空现在债台高筑,已经在削减航线数量。但对远程低成本航企来说,除了油价上涨之外,挪威航空给市场带来的运力和价格竞争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今年破产的欧洲航企中,或许最令人震惊的是托马斯·库克航空。其破产引发了英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和平时期遣返行动。当托马斯·库克航空停运时,约15万名英国旅客被滞留海外,是两年前英国君主航空破产时滞留旅客的2倍多。

埃德蒙说,在休闲市场上,托马斯·库克航空的日常费用居高不下,而且其旅游包机的运营模式可能过时了。旅客行为已经发生改变,航空公司战略也必须随之变化。“在数字时代,托马斯·库克航空的成本结构对任何航空公司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累赘。这一领域的赢家可能是英国易捷航空,其用低成本的理念成立了一家数字公司”。

爱尔兰瑞安航空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奥莱利支持这种观点,并认为托马斯·库克航空的倒闭在所难免。他说:“旅游包机的模式已经过时,就像旅行社模式一样。40岁以下的旅客不会购买旅游套餐。旅游包机的模式只适用于垄断市场,那里的传统航空公司定期机票价格高得离谱儿。”

奥莱利认为,此类航空公司倒闭要归咎于以一种过时的业务模式提供低价机票,却没有较低的成本结构。他说,欧洲航空业在未来五六年内将整合成四大主要航空集团,其他航空公司要么倒闭,要么被并入四大航空集团。

PA咨询公司Nyras部门的戴维·赫特纳认为,欧洲航空业仍有可能进一步整合。“有不少航空公司需要寻找合作伙伴,以帮助其实现可持续发展,否则将面临倒闭的风险”。他还指出,企业退出市场在任何行业都具有破坏性,但都是正常的。

适者生存

同时,欧洲支线航空公司的倒闭表明,愿意花更多钱在当地支线机场坐飞机而非驱车几小时去坐低成本航企航班的旅客正在减少。埃德蒙说:“这些航空公司的倒闭是适者生存的例证。”

JLS咨询公司所有人约翰·斯特里克兰也认为,受燃油价格、运力过剩和需求疲软的影响,今年倒闭的航空公司涉及多种业务模式。

“远程低成本航企由于过度扩张,没有充足的资金应对市场波动而倒闭。其他航空公司,如规模较小的支线航空公司,发现其细分市场受到侵蚀,或难以获得足够的单位收入以弥补较高的单位成本。总的来说,管理有方的大型航空公司已经巩固了自身的市场地位,这使得那些成本较高或规模较小的航空公司雪上加霜。”斯特里克兰说。

令人担忧的是,在真正的经济衰退到来之前,欧洲航企倒闭的数量激增。

“过去几年,油价和利率保持在低位,航空客运需求旺盛。如果航空公司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都未能盈利,他们怎么能在经济衰退期间生存?”Naveo咨询公司常务董事理查德·布朗说,“欧洲最近多家航企倒闭表明,其业务模式还不够强大,无法适应消费者行为的不断变化;其反应的速度不够快,无法应对来自那些盈利能力更强的老牌航企的激烈竞争。”

航空公司的收入在增加,但利润率在减少。同时,劳工关系紧张,运营成本攀升。这一切都是在宏观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发生的,英国“脱欧”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更是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

布朗说:“在这种背景下,实力较弱的运营商倒闭了,可能还有更多航企倒闭。但是,这些倒闭的航企通常已经苦苦挣扎多年。航空公司必须不断演化并适应市场的变化,停飞亏损的航线,并评估哪些业务会过时。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结局只有一个。”

奥纬咨询公司合伙人大卫·斯图尔特认为,欧洲航企倒闭的重要推动力是短程航线运力过剩,导致竞争加剧和价格战。他还表示,互联网的日益普及给旅游包机这种业务模式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油价缓慢上涨,经济增长充满不确定性,影响了旅行需求。

破产风暴

值得注意的是,航班中断同样带来了更高的成本。欧洲航空协会常务董事托马斯·雷纳特说:“为了减少航班延误,一些航空公司增加了备用飞机的数量。例如,在加入欧洲航空协会的航空公司中,今年估计有150架飞机被用作备用机,大约占机队的5%。”

在旅客延误赔偿规定严格、空管延误率高和政府税收高企的背景下,许多小型航空公司受到了很大影响。雷纳特说,这带来了一些航空公司无法承受的风暴。

然而,这场风暴可能还没有结束。

意大利航空已经进入破产保护两年有余,其长期前景依然不明朗。挪威航空在最后一刻通过债券持有人协议勉强避免了两次债券偿还违约。克罗地亚航空获得了最新的政府注资。汉莎集团旗下的低成本子公司欧洲之翼正在重组。10月中旬,欧盟委员会为德国休闲航空公司Condor获得紧急贷款扫清了障碍,使其在今年冬季获得了一个短暂的财务缓冲期,并有更多时间寻找新的投资者。在前任母公司托马斯·库克集团倒闭之后,该公司于9月底进入了类似德国破产法的保护程序。

由于对欧洲经济的担忧,以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对经济的影响,这场风暴还将影响更多的航空公司。

当然,欧洲航企倒闭还给政府部门带来了新的挑战。以英国为例,英国政府已经执行了两次大规模遣返任务,先后将君主航空、托马斯·库克航空的滞留旅客运送回家。托马斯·库克航空的遣返任务使用了来自50个合作伙伴的150架包机,共执飞了746个航班。媒体报道,这次遣返任务的花费高达6亿英镑,是君主航空破产的10倍。

今年10月,英国政府宣布计划修改航空公司破产法律,以加强对旅客的权益保护,更好地监督经营不善的航空公司,并增加执行遣返任务可用的资源。该提案支持英国民航局行使监管的权利,加强对财政困难航空公司的监督,并减少其破产带来的影响。如果提案获得通过,英国民航局将建立特别管理制度并颁发临时航空公司运营许可证,允许一家破产的航空公司将旅客遣返回国。而目前的规则不允许这样做。

相关文章